AG环亚娱乐app

猫眼娱乐上市两年业绩大起大落 “全文娱”战略仍难抵抗风险波动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1-08-19

  “吃饭、逛街、看电影”早已成为年轻人约会标配的“三件套”,其中,“看电影”长期以来都是最受大众欢迎的娱乐活动之一。

  “现在线上购票更方便、优惠,而且有些热门电影刚上映时,有可能线下就抢不到票。” 一位常去影院的观众对《投资者网》如是说。

  实际上,许多观众的购票方式早就从线下转为线上,消费习惯的转变给在线票务公司提供了商机。在此背景下,加上2021年上半年出现的观影热潮,给猫眼娱乐提供了再次增长的新机遇。

  有商机就有竞争,电影在线票务市场经过洗盘之后,如今淘票票和猫眼存活下来,开启龙头之争。

  2019年2月,猫眼娱乐赴港上市,股票代码成为登陆香港资本市场的“互联网娱乐服务第一股”。 猫眼娱乐不负众望,在上市第一年便交出了亮丽的成绩单——2019年利润达到4.59亿元(人民币,下同)。

  但是, 2020年疫情来袭,猫眼娱乐的完美表现被颠覆。整个2020年,电影票房总收入为204亿元,相比2019年的642亿元以及2018年的610亿元相比,仅为三分之一,可谓历年来最差。

  承受损失的不仅仅是电影院,还有与之紧密联系的在线票务公司,猫眼娱乐更是首当其冲。公司财报显示,2020年度猫眼娱乐的亏损超6亿元。猫眼娱乐在2020年度报告中提及,“公司收益由2019年的人民币42.68亿元减少68.0%至2020年的13.66亿元。该减少主要是由于2020年受到新冠疫情的影响,在线娱乐票务服务、娱乐内容服务以及广告服务及其他所得收益减少。”

  对此,《投资者网》就“猫眼娱乐在2021年是否有望转亏为盈,业绩能否回到受疫情影响前的水平”等问题发函问询,猫眼方面回复称:“出于合规的需要和对投资者负责的态度,公司不便对未来业绩作出预测引导。”但是其同时强调,“基于已经发生的市场公开信息,我们看到中国电影市场疫后复苏迅速,2021 年元旦档、春节档、清明档、五一档等各重要档期票房均突破 2019 年同期水平,屡创新高。”

  正如猫眼所说,2021年的各节日档,市场都呈现了不同程度的火爆热度。根据国家电影局发布的数据显示,2021年除夕至正月初六,全国电影票房达78.22亿元,继2019年59.05亿元后,再次刷新春节档全国电影票房纪录。据灯塔专业版实时数据,截至5月5日24时止,2021年五一档总票房超16.82亿,创五一档影史票房、人次、场次最高新纪录。而刚过去的520档亦是如此,国家电影专资办数据显示,5月20日当天总票房达2.33亿,为2019年同期票房的近3倍。

  “去看《你好,李焕英》还是《唐人街探案3》?”这两部前期宣传力度大、口碑比较好的电影,一度成为春节档观众的热门选择。

  在观众纠结之时,猫眼娱乐就已经借此赚得盆满钵满。《你好,李焕英》是猫眼出品和主控发行的影片,此外,影片《唐人街探案3》也有猫眼的参与影子。《你好,李焕英》票房超过54亿元,冲上内地影史票房第 2 名;而《唐人街探案3》原本就拥有较为良好的观众基础,在春节档也有优异的表现。

  今年五月份是“电影月”,受五一档及520档影响,新电影源源不断地上映。猫眼娱乐在历经两“档”的五月里也不甘示弱。媒体报道称,猫眼娱乐在《追虎擒龙》影片中担任出品、发行工作,且以独家网络营销平台的身份为《你的婚礼》、《扫黑·决战》等项目进行服务。以艺恩当日数据为准,截止2021年5月25日下午,《扫黑·决战》的实时票房排到了第五名的位置,《追虎擒龙》的实时票房排到了第十名的位置。

  众所周知,影视行业与观众偏好息息相关,具有不确定性和风险性。2021年迎来新增长机会的猫眼娱乐,其好运气是否能一路延续?

  实际上,猫眼在参与出品或发行院线电影、自主开发影片,以及开发电视剧的投入方面下了不少功夫。

  猫眼方面在回复《投资者网》的调研函中称:“猫眼具有大量的优质内容储备,院线电影方面,将有一系列参与出品或发行的优质影片陆续上映,包括但不限于《1921》、《怒火?重案》、《中国医生》等。此外,公司自主开发的《了不起的老爸》、《天才游戏》等影片将陆续上映。剧集方面,公司和腾讯合作出品的平台定制剧《乌鸦小姐与蜥蜴先生》和《通天塔》,公司开发制作的悬疑题材剧集《落水者》已经开机。”

  猫眼秉持“猫眼全文娱”的战略,无论是占比55.4%的在线娱乐票务服务,还是占比25.9%的娱乐内容服务,都围绕着“文娱”来开展其业务。

  猫眼在回复《投资者网》调研函时表示:“猫眼在持续发展数据能力、宣发能力,在投制出品、娱乐营销等方面持续打造业务增长点。数据能力方面,猫眼已经成为行业领先的文娱数据服务提供者;营销能力方面,猫眼覆盖微信、QQ、美团、点评、抖音、百度、快手等全网主要平台,全方位服务于文娱行业各大产业链的不同环节。”

  由此可见,虽猫眼娱乐亦在数据能力、宣发能力及营销能力层面有下功夫,然其数据、宣发及营销都大有为文娱铺路的架势。

  东方财富网资料显示,猫眼娱乐营收从2016年至2019年已经达成了稳定增长的趋势。其归母净利润虽然有波动,但是整体趋势向好。

  在2019年成功实现归母净利润的转正为负的猫眼娱乐,因为疫情“黑天鹅”事件,一朝回到了2016年。从2016年-5.08亿归母净利润中连年挣脱出来的猫眼,在2020年又掉入了-6.46亿归母净利润的漩涡当中。

  可见,只要文娱市场一有风吹草动,猫眼就会受到较大的冲击。就此,猫眼亦在此前的招股文件中表示:“我们在娱乐产业价值链上的各种业务营运均受到中国娱乐行业整体繁荣程度的影响,而后者可能会不时出现大幅波动。”

  深受“文娱行情”波动影响的猫眼,需要如何提高自己的抗风险能力,这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2015年前后,在电影在线票务行业,猫眼电影、微票儿、格瓦拉电影、百度糯米、淘宝电影、抠电影等平台仍旧活跃于市场。但是,这样百花齐放的局面并没有维持很久,在短短数年冲刷过后,便形成猫眼电影、微影时代与淘票票“三分天下”的局面。

  2017年9月21日,猫眼和微影时代宣布实现战略合作,共同组建新公司“猫眼微影”。猫眼与微影的合并打破了原本三分市场的格局,微影时代并入猫眼电影后,原有的“三分天下”变成了猫眼与淘票票两者之间的龙头之争。

  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对《投资者网》表示:“电影票务市场没有太多技术门槛,所以规模先发优势就是唯一的竞争力,目前猫眼和淘票票已经形成寡头竞争的格局,其他企业想要挑战的可能性非常小。”

  谈及猫眼与淘票票各自的比较优势,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生活服务电商分析师陈礼腾对《投资者网》表示:“在战略上,猫眼选择垂直化发展,借助在线票务的流量优势,向电影产业链的上下游做内容、宣发等环节,更利于构建行业壁垒。而淘票票选择平台的模式,注重于数字化营销,相比于猫眼其资产较轻,收益来的比较稳健,但也难有爆发性的增长。

  事实上,近年来淘票票的强势表现不容忽视。近两三年,阿里影业联合出品淘票票联合发行的《流浪地球》成现象级电影,淘票票出品的影片《宠爱》票房也比较可观,淘票票出品《误杀》票房破十亿。可以预见,2021年下半年,淘票票和猫眼在影视文娱赛道的“你追我赶”仍将继续。

  《投资者网》在使用“猫眼”及“淘票票”两家App时发现,其大致功能是相似的。猫眼APP具有“首页”、“电影/影院”、“小视频”、“演出”和“我的”等页面,而淘票票亦有五个大标签分别是“首页”、“快看”、“电影”、“演出”及“我的”。值得一提的是,淘票票里的“快看”功能和猫眼里的“小视频”功能有异曲同工之处,皆为与电影相关的一些片段、花絮等。然而,在电影购票区,和猫眼不同的是,淘票票有“最佳观影区”的推荐。

  用户使用APP的感受会直接影响用户黏性,在APP页面排版及功能设置方面,猫眼还有改善余地、将来或许可以更加细节。